• <tbody id="844xo"><nobr id="844xo"></nobr></tbody>

      <bdo id="844xo"></bdo>
      <div id="844xo"><optgroup id="844xo"></optgroup></div><div id="844xo"></div>
      <nobr id="844xo"><optgroup id="844xo"></optgroup></nobr>

      <nobr id="844xo"><dfn id="844xo"></dfn></nobr><progress id="844xo"><div id="844xo"><optgroup id="844xo"></optgroup></div></progress>

      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消費電子 > 業界動態 > 小米電視前半程的勝利,能否復制到后半程?

      小米電視前半程的勝利,能否復制到后半程?

      作者:時間:2019-03-08來源:中國家電網收藏
      編者按:時勢造英雄,2013年隨著“互聯網+”概念興起,互聯網企業猶如一條鯰魚,攪混了彩電業的水。在樂視之后,小米于2013年9月發布了旗下第一代電視。這令小米迅速成為互聯網電視行業的一枝獨秀,甚至走到了中國彩電市場的第一線。

        時勢造英雄,2013年隨著“互聯網+”概念興起,互聯網企業猶如一條鯰魚,攪混了彩電業的水。在樂視之后,小米于2013年9月發布了旗下第一代電視。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dxpaa.com/article/201903/398319.htm

        然,五年之后,資本市場轉冷,投資趨于理性,失去資本“加持”的互聯網電視品牌敗下陣來。樂視最早遭難,2016年年底爆發資金鏈風波;看尚(CAN)和微鯨,近期紛紛解散了做電視的團隊;風行電視雖然還咬牙堅持,但過得很艱難;而被蘇寧收入囊中的PPTV,一年下來出貨量也少的可憐。更有業內人士稱,2018年第三季度是黑電產業十年來“最差第三季度”。

      小米電視前半程的勝利,能否復制到后半程?

        小米虎口奪食贏下互聯網電視前半程

        競爭對手的退出,卻給了機會。中怡康黑電研究中心總經理彭顯東表示,小米不僅蠶食了樂視等互聯網品牌的份額,也從傳統電視品牌的份額中“虎口奪食”。

        這令小米迅速成為互聯網電視行業的一枝獨秀,甚至走到了中國彩電市場的第一線。東興證券數據顯示,僅2018上半年,小米智能電視在中國市場份額就已經位列第二,占比12.8%,與第一名創維僅相差0.9%。而線上渠道,小米智能電視市場占有率第一,達17.4%。

        的勝利還與其為人津津樂道的“小米模式”脫不開關系,即以接近成本價銷售,突出高性價比及高顏值,通過粉絲經濟和口碑營銷進行推廣,迅速積累用戶。具體到電視產品上,小米打出了“硬件+IoT新零售+互聯網內容服務”這一盈利模式。根據調查,小米商城一臺32英寸的電視僅售899元,65英寸的售價僅為3699元,但后續購買小米會員三年期的價格為1494元,核算下來每年內容付費500左右。憑借著超低的價格優勢,成功在彩電市場中擁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內憂外患,小米后半程堪憂

        可以說,小米電視在互聯網電視產業的前半程,占盡先機一時無二。那么未來,小米電視是否能夠繼續憑借“小米模式”,趟出一條康莊大道直抵彩電行業的珠峰呢?

        對此,雷軍先提出了“質疑”。

        小米最近有兩個大動作,據《財經》雜質2月17日報道,自去年IPO以來,小米組織機構發生巨大變化,內部新設10個管理層級,頭銜為專員-經歷-總監-副總及以上。也就是說,小米由一直倡導的扁平化管理向科層管理模式轉型。

        另外一個變化更令人震驚,2月17日,雷軍發布微博稱“小米旗艦機,一定要去掉性價比的束縛,專心做最好的產品,不辜負米粉對小米的期待!”。雷軍所說的這款手機是于2月20日發布的小米9,而他的意思很明顯,小米要拋棄自己以往“高性價比”的人設。往更深一層解讀,那就是小米正試圖拋棄多年來的盈利模式,即“小米模式”。

        我們可以把這兩個改變看做雷軍對“小米模式”的質疑,從管理層面以及經營層面的雙重質疑。管中窺豹可見一斑,小米手機脫離高性價比優勢,那么小米電視的這一天也不會遙遠。對于小米放棄“高性價比”,資深家電行業觀察家劉步塵表示支持。在他看來,能否撕掉“性價比”標簽,關乎小米有無未來。

        筆者在帖吧和微博以“小米電視”為關鍵詞搜索,搜索結果中不乏小米電視維權消息,例如“黑屏”和“電視支架自動斷裂”等,而這就是“高性價比”為小米帶來的后遺癥。以電視支架為例,傳統黑電企業采用金屬材料,小米則選擇了“聚碳酸酯”,這個看上去滿富科技感的詞,說白了就是——塑料。劉步塵在文章中指出,“高性價,短期看有利于小米迅速占領中低端消費群體,長遠看則是把自己關在低端的牢籠里出不來。”

        但正是這個無比正確的決定,會讓小米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小米高性價比的“人設”,讓它俘獲了很多低收入、年輕消費群體的心和錢包。對于米粉來說,雷軍那句“同樣品質和性能的產品,我們每款產品,價錢都很厚道。”,是他們信任且癡迷小米產品的原因。一旦拋棄“高性價比”,就意味著拋棄那批忠實的米粉,小米必然遭遇危機,例如市場丟失、消費者群體丟失等等。

        除了來自小米內部“模式”的挑戰,小米電視還將面臨來自于彩電行業的打擊。中國電子商會副秘書長陸刃波認為,“如今的中國彩電市場失去了CRT向平板電視過渡時期的增長動力”。不可否認的,中國彩電市場已從“增量市場”轉變為“存量市場”,一年銷量幾乎固定在4700萬臺左右。

        有業內人士指出,未來所有的電視機都將帶有聯網功能、都是互聯網電視,所以互聯網電視品牌與傳統電視品牌之間,界限已經模糊,互聯網救不了彩電業。也就是說,彩電行業依舊要靠傳統打法來實現盈利,而互聯網企業的“新花樣”掀不起風浪。

        因此,小米電視這個帶有互聯網基因的彩電品牌,依舊要接受彩電行業大河的洗禮,同行業內其他品牌一樣,在低谷中前行。

        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彩電市場零售量規模為4774萬臺,同比微增0.5%;零售額規模為1490億元,同比下降8.6%;零售均價3121元,同比下降9%。其中,黑電五大品牌中的海信電器,近期發布公告表示,2018年盡管海信電視市場的占有率持續上升,但在行業整體零售額同比下降8.62%(中怡康數據)的背景下,內銷收入降幅較大。海信的情況,能反應整個彩電行業的現狀,而海信應對市場不景氣所采取的策略,也是行業內所認可的。海信電器總經理于芝濤表示,打價格戰更是死路一條,未來必須堅守技術創新和價值經營。海信的做法是堅持畫質呈現和大屏趨勢,這兩個核心點。

        而小米電視在畫質呈現上,比起老牌彩電企業缺乏技術上的經驗積累,這是它以后來者身份進入行業所欠缺的“深耕”技術的缺陷。如果這一軟肋不解決,那么小米電視想要在彩電行業搏出一個未來,實在“堪憂”。

        而彩電行業的水,不止這么深。上游面板產能過剩,導致近兩三年彩電行業必然有激烈的價格戰,而小米電視不光有老牌彩電企業這樣實力雄厚的競爭對手,更有像華為這樣蠢蠢欲動的新入局者。

        如此看來,在前半程取得勝利的小米電視,后半程想要保持戰績,一路抵達“珠峰”,似乎并不容易。畢竟,彩電業的苦日子還會過上幾年,當局者小米又如何能脫身呢?



      關鍵詞: 小米電視

      評論

      技術專區

      關閉
      新疆11选5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