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844xo"><nobr id="844xo"></nobr></tbody>

      <bdo id="844xo"></bdo>
      <div id="844xo"><optgroup id="844xo"></optgroup></div><div id="844xo"></div>
      <nobr id="844xo"><optgroup id="844xo"></optgroup></nobr>

      <nobr id="844xo"><dfn id="844xo"></dfn></nobr><progress id="844xo"><div id="844xo"><optgroup id="844xo"></optgroup></div></progress>

      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牛人業話 > 天皇皇地皇皇 工程師轉崗有多凄涼

      天皇皇地皇皇 工程師轉崗有多凄涼

      作者:驢三時間:2019-01-17來源:電子產品世界收藏

      剛開始學佛時,經常聽到老和尚帶著勸喻策進的口吻說:學佛一年,佛在心間,學佛兩年,佛在西天,學佛三年,佛化云煙。灑家對此是很不以為然的,學佛這么好的事情,還能堅持不下去?記得那時學佛的勁頭足得很,頗有幾分廢寢忘食的意味,讀經、茹素、念佛,忙得那叫一個不亦樂乎。可是到后來,還真真的是應了老和尚的話。現如今,學佛日久,灑家這顆“立志精進不已”的心早已經像一顆泄了氣的皮球,日漸懈怠了下來,謊話連篇,大吃大喝,戒律松弛,也不念佛了,也不讀經了,定課荒蕪。現在的我,本著 “佛菩薩行處,令一切眾生起歡喜心”的原則,還給自己吃素的行為開了一個緣,那就是在交友待客的飯桌上盡量不給親友找麻煩,別人吃啥我吃啥,當然也包括香噴噴的肉食......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dxpaa.com/article/201901/396840.htm

        個把月前,有一位關系非常好、經常請我吃飯并且堅決不允許我掏錢的同學再次找到我,問我愿不愿意賞個臉,吃個飯,聊個天。摸著日益隆起的肚皮,看著微信那字里行間透露出來的熱情和真誠,想著可以大餐一頓的美好,我義正言辭地答應了他,看得出,他有靈魂得救的迫切需要!

        1

        曾經風光無限地四處高調放炮的孫宏斌在亞布力論壇上對靠著在改革開放中以各種原罪方式暴發起來的一幫油膩中年男講過,“什么叫做消費升級,美好生活?就是飽暖思,,,嘛”,在視頻中,這位紅光滿面的大佬精光四射地說出這句猥褻的話來時,臺下一片會心的笑聲,整個會場充滿了一種濃濃的荷爾蒙氣息。

        飽暖思淫欲?不斷在小康線上掙扎的灑家還沒有體會過這種消費升級帶來的精神升華。不過,當我坐在溫暖如春的餐廳里,看著面前狼藉的餐盤中的殘酒剩飯,環顧四周或埋頭吃飯,或對男友撒嬌的美女們,灑家還是本能地感到有一股青春的蠻力在體內奔騰。但是,本著對高尚精神生活的不懈追求,以及對這種努力自覺追求的感動,我們還是慢慢地、自然而然地把談話從輕松愉快的話題引到了解脫煩惱這類嚴肅的人生話題上。

        “要是當初我不轉行就好了,如果我還干著工程師,肯定不會像現在這么苦惱了!”這位好友顯然想一吐為快,急匆匆地把壓抑在心中的話一股腦地倒了出來。“你也知道,本來我就是一個內向的人,最不喜歡的就是主動和人打交道,你說我干嘛要轉到營銷策劃上,天天開會扯皮,還要和客戶打交道,想起來就頭疼,實在是太難為我了!”

      1547707525751178.jpg

        兩年前,我這位好友從工程師的職位上轉崗,開始做營銷策劃,按他的話說,工程師干得太苦了,想換一種活法。從那之后,我們每次見面,他都要向我訴苦,覺得工作很不順利,和人打交道很辛苦,想請假一段時間休息休息,調整調整,但是老婆總是拿家庭開支大為理由不同意,在我看來,他簡直都快得焦慮癥了。

        看著眼前這位坐擁兩套房產兩臺車、兩個娃一個老婆的好朋友苦惱的樣子,基本上一無所有的我心中充滿了悲憫。這位好友家境充裕,小孩乖巧,夫妻恩愛,卻依然痛苦而迷惘。“難怪對于追逐世俗生活中的人們,如來我佛說他們是‘可憐憫者’。”我在心中暗自思忖道。

        2

        酒足飯飽,總會帶給人一種愉悅的心情,尤其這頓飯還是別人掏腰包。

        看著好友那陰郁而彷徨的目光,我帶著一絲慚愧想了一會兒,然后字斟句酌地勸他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既然和人打交道這么辛苦,那就轉崗回來,繼續當不怎么和人打交道的工程師,如何?”我大致上算是一個內向的人,也不喜歡和人打交道,有的時候必須硬著頭皮和陌生人交往,對于我來說,都是一種莫大的痛苦,所以,我非常理解這位好友的處境,對他的痛苦感同身受,有時我還會生動地想象他和客戶打著交道同時內心非常痛苦的情形,“哎,干著不喜歡的工作,這是何苦來著?!”

        “我干了10年工程師,說實話,可能自己也不是干技術的料,所以感覺很辛苦,而且在我們這種性質的公司吧,干技術的提升空間很小,一直干技術根本爬不上去。”他按捺著心中的不寧,目光憂傷而彷徨。

        “中國這個大環境就是這樣,很少真正熱愛技術工作的,學而優則仕,都是把技術當跳板,所以中國在高科技上一直趕不上美國佬,現在才被人家逼著簽城下之盟啊!”被同學的話觸動的我有感而發。過了一會兒,意識到跑題的我繼續開導他:“你也可以像我一樣,管它能不能爬上去,一直安心干技術唄,科學技術的世界那么寬廣,足夠我們為之奮斗一輩子了。”

      1547707548678216.jpg

        “我們這種移動運營商之類的公司,其實干不了什么核心技術,就是掌握點技術,好給供應商提需求而已!”他有氣無力地回答我。

        跟這位同學相識多年,灑家打眼一看,就知道他顯然對我這種“技術情結”不大感冒,所以只有另辟蹊徑了,“工程師是比較辛苦,但是比起不喜歡和人打交道卻非得和人打交道,哪種辛苦更折磨人?”我提示他。

        他雙肘支在桌子上,晃了晃手中托著的腦袋,像是要把什么壞情緒從腦袋中晃出去似的,“還是后者更折磨人吧,其實當時我轉崗時多多少少也預料到了這一點,但是我想著正好借著這個機會突破一下,只是沒想到,沒有突破了!!”

        “哎,先去結賬吧,咱們出去走走。”我一時也想不出該怎么開導他,就徑直走了出來,來到餐館面前的馬路上。

        3

        七八點鐘的城市依然喧囂,一輛輛汽車噴著惱人的尾氣揚長而過,匆匆走過的人群中,找不到幾張恬淡的笑臉,我抬起頭,看看高高掛在天空中的月亮,依然那么清爽。轉過頭,這位飯票面上掛著淡淡的愁容,緩步朝我走來。

        “驢三,你說的這些我也懂,可是,當工程師這么多年,內向、木訥的性子一點也沒改,我就是想著突破一下,而且轉崗后確實比之前掙得多了。”他直直的看著我,希望從我這里獲得一些支持。

        “哎,你都兩套房子兩臺車了,比我不強多了?把物質上的要求放低一些吧,干嘛活得那么累,人間不值得啊!”想起自己菲薄的收入和處境,我倒是有些忿然了。

        “哎,都說知足常樂好,可是貧妾做不到哇!”他有些不知所以地撓了撓頭,歪著腦袋,展開了一系列心理活動。

      1547707568451281.jpg

        ‘這個人啊,當他不去思索自己人生的意義時,還感到十分幸福。’我不禁暗自思忖道。‘但是,當他回光返照,從物質的、世俗的生活中想要尋找一些意義時,卻又這么痛苦,這說明什么?這說明了,他雖然生活美滿,但是思想消沉!’

        “在想什么?”他打斷了我的思索,顯然還想繼續剛才的話題。

        “我在想,像咱們這種內向之人,是不是老老實實地當工程師才是最佳的出路?”我直接拋出了結論。“當工程師,主要和電腦、電路板打交道,輕松愉快,而和人打交道的話,違背內向之人的本性,事兒干不好,自己還痛苦不堪。”

        “我也知道這一點,但是就想突破一下,我也知道自己內向,可是我不想一輩子都這么內向下去!!”他目光堅定,充滿抗爭。

        “給你講個佛教的故事吧。”看來,是時候發大招,拿出佛法來度人了。

        4

        我收拾好心情,講起一個在雜阿含經里看來的小故事。

        “佛陀在世時,有個大富長者,一直養尊處優,有不少人伺候。后來機緣成熟,遇到佛法,出了家,在佛陀座下證得阿羅漢果位。因為他之前是個大富貴很有威勢的人,所以有一些驕慢的習氣,即便證得了阿羅漢果,這種習氣有時也會表現出來。每次他過恒河時,都會給恒河的河神說‘小婢,且住’,讓河水分開,亮出道路,自己過去后,河神才敢讓河水再恢復原狀。幾次三番之后,河神有些心里不痛快,就跑到佛陀面前告狀,說這位阿羅漢支使人,佛陀就批評了這位阿羅漢幾句,這位阿羅漢也很不錯,真心悔改,于是他走到河神面前向河神道歉道:‘對不起,小婢’!”

        “哎...咿...嗯......什么意思?”同學顯然沒有抓到故事里的亮點,不好意思地笑了。

        ‘多么美好的人類啊!’看著同學微笑的樣子,我腦袋里突然閃過莎士比亞的一句贊美詩。“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人的性格習氣非常難改,有些根深蒂固的習氣連阿羅漢都改不掉,更不用說我們了。恩,你可能不大清楚阿羅漢的境界,這么說吧,比阿羅漢境界低了三個層次的須陀洹,已經斷了見惑,在人世間不會有任何煩惱,阿羅漢啥水平你自己掂量掂量吧。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煩惱這么重,改習氣不說是絕無可能,也是萬難萬難啊!”

      1547707618518732.jpg

        “那么,我就該老老實實地干技術?”他有點泄了氣,弱弱地問。

        “是滴啊,我的老同學,書到今生讀已遲,習氣也是多生多劫養成的,這一輩子就短短幾十年,何必跟自己的習氣較勁呢?跟自己過不去呢?順應自己的性格、充分利用性格中的優勢,選擇一種互補的工作,既能養家糊口,又不至于糾結痛苦,在工作之外,修身養性,以精神上的富足彌補物質上的不足,知足常樂,恬淡自守,不也很好嘛?”一邊開導著同學,我一邊給自己這么多年堅守技術崗位做總結陳詞。

        “恩,有道理,太有道理了,真花上幾十年改了一點性格,也該退休了,看來,我還是順應自己的性格和習氣,轉回技術崗,老老實實當一個工程師吧!”

        “我支持你的決定,走,打個車送我回家吧!”我說。

        過了下班的高峰期,馬路上的汽車明顯少了許多,人行道上遛狗和溜孩子的人也越來越多了。抬頭看看,月亮升得更高了,天空一片清明,正如我們此刻的心境。



      關鍵詞:

      評論

      技術專區

      關閉
      新疆11选5 500